为什么我不喜欢「别担心,神”一定”会供应」的鼓励 2021年12月31日

1月1日对很多人来说是假日,却是Gospelicious办公桌运作的第一日。 (只租了办公「桌」,没有办公「室」;趁早鸟半价优惠时租下的。)

最近都专注在后台幕后的筹备工作,2022年开始会更活跃于内容创作——不只是更多元化的内容,也希望有更高的产量。

目前的筹款进度其实离目标不到一半(已包括固定奉献的预算),但是暂时还是硬着头皮做下去。能撑多久就做多久。

讲到筹款,我们常会听到「别担心,神”一定“会供应」之类的鼓励。我自己其实不太喜欢这句话。

我不认为使用「一定」这两个字就是在强调应许和信心。

为什么呢?这和耶孚尼的儿子迦勒说的一句话有关。

那时,犹大人来到吉甲见约书亚,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对约书亚说:「耶和华在加低斯巴尼亚指着我与你对神人摩西所说的话,你都知道了。耶和华的仆人摩西,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我窥探这地,那时我正四十岁,我按着心意回报他。然而同我上去的众弟兄,使百姓的心消化,但我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。当日,摩西起誓说:‘你脚所踏之地,定要归你和你的子孙永远为业,因为你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。’自从耶和华对摩西说这话的时候,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,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,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。看哪!现今我八十五岁了,我还是强壮,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。无论是争战是出入,我的力量那时如何,现在还是如何。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这山地给我,那里有亚衲族人,并宽大坚固的城,你也曾听见了。或者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与我同在,我就把他们赶出去。」

约书亚记14章6-12节

迦勒既然有神给他的应许,为什么不说「耶和华”必定“照他所应许的与我同在」,而是「“或者”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与我同在」?迦勒是缺乏信心吗?

Dale Ralph Davis在他的约书亚记注释里这么说:

迦勒的「或者」(或译「也许」)不是在表达怀疑,而是期待。 (「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」表明结果是确定的。但我想我们可以这么解释:迦勒不确定耶和华要使用来赶出敌人的那位就是他,但这真的不是重点。)然而,迦勒的「或许」既保留,也同时承认了神的自由。
迦勒不把耶和华看作是必须服从他命令的跑腿,而是自由和拥有主权的主,随自己的意旨而行(诗135:6)。但因为耶和华的应许(见,例如,出埃及记23:29-30),迦勒猜想耶和华会乐意在他面前赶出仇敌。
他有信心,但不自大。
合乎圣经的信心经常有这种张力;它不会向拥有主权的神发号施令,也不会为他写好剧本——「或许耶和华」;然而,当它能够抓紧任何明确的应许时,它不会怀疑上帝——「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」。
从整体上看,迦勒在第12节中的那句话是流露出他的期待。 「也许…可能…谁知道…当我身处在这个情况时,耶和华会乐意如此行!」我想,有种信心是「计算式」的,除非它的计算机能算出一切,否则它绝不会行动。又有另一种信心,它仰望信实、全能的神——祂乐于以自己的良善赐惊喜给他的子民。是这种信心让人勇于冒险,投身于这位神。

Dale Ralph Davis, Joshua: No Falling Words, Focus on the Bible Commentary (Scotland: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, 2000), 118. (编者自译)

当我们不说神一定会这样或一定会那样时,不表示缺乏信心,而是一种谦卑,因为我们明白这道理:「谁知道主的心,谁做过他的谋士呢?」(罗11:34);神的旨意和他的道路不是我们完全能参透的。而我们也能够用言语来表达这种谦卑:

嗐!你们有话说:“今天、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,在那里住一年,做买卖得利。”其实明天如何,你们还不知道。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?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,出现少时就不见了。你们只当说:「主若愿意,我们就可以活着,也可以做这事,或做那事。」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;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。人若知道行善,却不去行,这就是他的罪了。

雅各书4章13-17

主若愿意,我盼望我能够以全时间事工模式,为圣经教育做出贡献。但即或最终因经费不足而收场,我为这段时间争取的进展感恩,为他难测的判断、难寻的踪迹(罗11:33)、人不能参透的智慧称颂他,并继续以带职事奉的方式发展事工。愿他的旨意成就,愿他的国降临。

如果你对我在Edubible和Gospelicious福音力士的圣经教育事工有负担,请考虑在祷告和金钱上支持这项事工。关于筹款预算,你也可以在这里获得更多资讯。

祝大家新年蒙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