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我不喜歡「別擔心,神”一定”會供應」的鼓勵 2021年12月31日

1月1日對很多人來說是假日,卻是Gospelicious辦公桌運作的第一日。(只租了辦公「桌」,沒有辦公「室」;趁早鳥半價優惠時租下的。)

最近都專注在後台幕後的籌備工作,2022年開始會更活躍於內容創作——不只是更多元化的內容,也希望有更高的產量。

目前的籌款進度其實離目標不到一半(已包括固定奉獻的預算),但是暫時還是硬著頭皮做下去。能撐多久就做多久。

講到籌款,我們常會聽到「別擔心,神”一定“會供應」之類的鼓勵。我自己其實不太喜歡這句話。

我不認為使用「一定」這兩個字就是在強調應許和信心。

為什麼呢?這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說的一句話有關。

那時,猶大人來到吉甲見約書亞,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對約書亞說:「耶和華在加低斯巴尼亞指著我與你對神人摩西所說的話,你都知道了。耶和華的僕人摩西,從加低斯巴尼亞打發我窺探這地,那時我正四十歲,我按著心意回報他。然而同我上去的眾弟兄,使百姓的心消化,但我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。當日,摩西起誓說:‘你腳所踏之地,定要歸你和你的子孫永遠為業,因為你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。’自從耶和華對摩西說這話的時候,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,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,其間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。看哪!現今我八十五歲了,我還是強壯,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。無論是爭戰是出入,我的力量那時如何,現在還是如何。求你將耶和華那日應許我的這山地給我,那裡有亞衲族人,並寬大堅固的城,你也曾聽見了。或者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與我同在,我就把他們趕出去。」

約書亞記14章6-12節

迦勒既然有神給他的應許,為什麼不說「耶和華”必定“照他所應許的與我同在」,而是「“或者”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與我同在」?迦勒是缺乏信心嗎?

Dale Ralph Davis在他的約書亞記註釋裡這麼說:

迦勒的「或者」(或譯「也許」)不是在表達懷疑,而是期待。(「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」表明結果是確定的。但我想我們可以這麼解釋:迦勒不確定耶和華要使用來趕出敵人的那位就是他,但這真的不是重點。)然而,迦勒的「或許」既保留,也同時承認了神的自由。
迦勒不把耶和華看作是必須服從他命令的跑腿,而是自由和擁有主權的主,隨自己的意旨而行(詩135:6)。但因為耶和華的應許(見,例如,出埃及記23:29-30),迦勒猜想耶和華會樂意在他面前趕出仇敵。
他有信心,但不自大。
合乎聖經的信心經常有這種張力;它不會向擁有主權的神發號施令,也不會為他寫好劇本——「或許耶和華」;然而,當它能夠抓緊任何明確的應許時,它不會懷疑上帝——「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」。
從整體上看,迦勒在第12節中的那句話是流露出他的期待。「也許…可能…誰知道…當我身處在這個情況時,耶和華會樂意如此行!」我想,有種信心是「計算式」的,除非它的計算機能算出一切,否則它絕不會行動。又有另一種信心,它仰望信實、全能的神——祂樂於以自己的良善賜驚喜給他的子民。是這種信心讓人勇於冒險,投身於這位神。

Dale Ralph Davis, Joshua: No Falling Words, Focus on the Bible Commentary (Scotland: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, 2000), 118. (編者自譯)

當我們不說神一定會這樣或一定會那樣時,不表示缺乏信心,而是一種謙卑,因為我們明白這道理:「誰知道主的心,誰做過他的謀士呢?」(羅11:34);神的旨意和他的道路不是我們完全能參透的。而我們也能夠用言語來表達這種謙卑:

嗐!你們有話說:“今天、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,在那裡住一年,做買賣得利。”其實明天如何,你們還不知道。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?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,出現少時就不見了。你們只當說:「主若願意,我們就可以活著,也可以做這事,或做那事。」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;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。人若知道行善,卻不去行,這就是他的罪了。

雅各書4章13-17

主若願意,我盼望我能夠以全時間事工模式,為聖經教育做出貢獻。但即或最終因經費不足而收場,我為這段時間爭取的進展感恩,為他難測的判斷、難尋的蹤跡(羅11:33)、人不能參透的智慧稱頌他,並繼續以帶職事奉的方式發展事工。願他的旨意成就,願他的國降臨。

如果你對我在Edubible和Gospelicious福音力士的聖經教育事工有負擔,請考慮在禱告和金錢上支持這項事工。關於籌款預算,你也可以在這裡獲得更多資訊。

祝大家新年蒙恩!